<button id="awefu"><object id="awefu"><input id="awefu"></input></object></button>

  1. <tbody id="awefu"><noscript id="awefu"></noscript></tbody>
  2. <dd id="awefu"></dd>
    <progress id="awefu"></progress>

    <tbody id="awefu"><noscript id="awefu"></noscript></tbody>

    昆明UI培訓
    達內昆明五一路

    188-5191-7064

    讀懂了孤獨,就讀懂了用戶

    • 時間:2018-03-17 17:22
    • 發布:秦汗青
    • 來源:創業邦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微信的忠實用戶,我只知道所有人都是“孤獨”的用戶,無論你沉浸在孤獨里,是孤獨的信徒,還是你并不篤信孤獨是迷人的。或許你并不想孤獨,哪怕你也曾是孤獨的信徒,也曾在人生難挨時刻無奈的吐出:走走停停,唯有孤獨是我的用戶,它的衷心沒變,就算我在變,不停的變!

    據官方透露,現在微信用戶量有七億左右,而這個龐大身軀還在不斷增長,如果你用微信,只是滄海一粟而已,當用戶量達到現象級別,每個用戶的貢獻力、摧毀力又是甚微,你的加入和離開對微信來說無關痛癢,無論你上面創造了怎樣的內容,上傳了多少張圖片,傳播了多少正能量,負能量。

    孤獨在藝術家,尤其是詩人看來是迷人的,純粹的,因為它能賦予詩人創作時的靈感,因此有許多作家在凌晨創作,那個時候萬籟俱寂,這個世界沒有一點聲音……從藝術家和普通人對待孤獨的態度來看,孤獨是具有普遍性的,它沒有挑剔的眼光,而且,孤獨具備了靈活性,藝術家視孤獨為珍寶,普通人視孤獨為排解的對象。只是我們的立場不一樣而已。

    如果你每天都打開微信,打開朋友圈看看誰又更新了狀態,哪個公眾號又有了你感興趣的內容,當習慣綁架了你,一切發生在不知不覺間,那你就成了微信的忠實用戶,而手機也取代了人的沉默,就算我們在人群中談話,偶爾會翻翻看看,它解決了冷場時的尷尬,而于普通人而言,就算我們站在人群中,面對曾經無話不談的朋友,孤獨也常常襲上心頭。

    當孤獨浮出水面,人的身份就會發生轉變。以產品立場來講:用戶在孤獨的時候點開了誰,那誰就是懂用戶的。產品擁有讓人的身份發生轉變的能力。

    用戶是感性的,他不像藝術家,藝術家通常比普通人更感性,更容易陷入孤獨境地,但他們創作和處理作品的眼光是極為理性的。于普通人而言,尤其是他身份發生轉變的時候,變成了某個產品的用戶,他不會像藝術家那樣理性的處理自己的感性,將它變成有藝術價值的作品,用戶處理自己孤獨的方式是感性的,它沒有任何理性的成分在里面,沒有一個用戶在點開一個app之前要理性的分析一下,哪個產品最懂我,是我現在就需要的,在人的立場即將發生轉變時,在人和用戶之間只有極為短暫的時間,而這個時間在用戶與產品之間只存在一個感性的抉擇,他會毫不猶豫的點開一個app來排解內心的孤寂,沒錯,當我們點開某個產品的時候,無論是社交產品,還是內容產品(新聞,娛樂視頻……),那是個體意識到自己孤獨的時刻,而用戶只是感性層面的覺得自己“不舒服”,或在人群中感覺到冷場的尷尬即將來臨于是掏出手機來掩飾,這些精神層面和意識層面的舉止在我看來都是孤獨感,而只是用戶沒有意識到罷了。

    當然用戶沒有意識到的只是一堆復雜情緒的代稱,從宏觀上講,一個人掏出手機,點開手機上一個app的情緒背景是復雜的,一個人可能借用手機來緩解冷場的尷尬,也有可能是無意識狀態的舉動,習慣成了自然,也有可能是用來表達對集體中間某個個體的不滿,比如不想和某個人說話,更有可能是那個人緊張,害羞,因為他面對的是喜歡的人,或者能力出眾的人……在這里我把現實社交中所遇見的焦慮感,憤怒,羞愧,自卑,尷尬,偏見視為用戶的孤獨感,用戶的孤獨感并非來自任何一個產品。

    孤獨,產品,用戶之間的因果關系是:一個用戶的孤獨感是永恒的,它不會被任何產品所取代,用戶感覺到了孤獨才去選擇手機,移動互聯網的時代大多數人更愿意把瑣碎的時間交給手機上的產品,無論是游戲,小說,新聞,還是其它形態的產品,在用戶接觸到這個產品時,他感覺到了孤獨,而孤獨的形態并不是單一的,我們能舉出很多關于孤獨的詞匯,比如接地氣的無聊,一個人心靈的寂寞……藝術家會將這些困惑轉變為有價值的作品,而普通人呢?其孤獨感無處排解,因此人的身份就會發生轉變,大多數時候轉變的對象就是“用戶”,因此我們會見到今天的低頭族,開車時玩手機的人,吸引他們的是產品,他們在閱讀有價值的內容,或者在刷朋友圈,微博……但作為一個現象來說,用表象更為合適,這個現象作為表象的體現,其背后的因果與動機就是作為個體的孤獨感,而這孤獨又是不純粹的。

    孤獨是永恒的,這不僅是對人來講,還是對用戶來講,任何定位精確的產品只能暫時緩解用戶內心的孤獨感,而不能永久。孤獨感不僅擁有隱蔽性、普遍性、永久性,它也具備不可預測性。

    孤獨降臨時,沒有任何前兆,也沒有人知道那孤獨會占據一個心靈多久,孤獨來了,藝術家視其為靈感,而作為一個普通人,他就會感覺到難受、不適、焦慮,用戶的孤獨感只能借助產品來消除,當這孤獨感暫時的祛除了,用戶的身份又會發生轉變,成為一個不孤獨的人等待下一次孤獨的降臨,然后再變成一個產品的用戶,或者其它產品的用戶。

    所以站在用戶角度來看,誰若懂用戶,能排除用戶的孤獨感,誰就能受到青睞,產品人除了用產品賺取用戶量,任何營銷的過度投入都是本末倒置,雖然高明的營銷手段能讓一個產品火爆起來,但它欺騙不了用戶,或者說,用戶也欺騙不了自己。為何有“用戶欺騙不了自己”這個說法?因為用戶作為人來講是不徹底,不純粹,感性而善變的。

    談到參與感,饑餓營銷,粉絲經濟中國人會立刻想到小米這個品牌,而其創始人雷軍先生也是“風口豬”理論的提出者,互聯網思維的實踐者,在這一套組合拳打出去之后,小米迅速崛起,成為世界上屈指可數的科技創業型公司,而我們都知道小米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營銷,小米的營銷手段讓諸多傳統企業,以及創業型公司紛紛模仿,而營銷的力量,創新的力量我們也從小米那里見識到了。

    可是作為一個事實來講,大多數小米粉絲所崇拜的是小米思維,是公司文化,是互聯網思維,在產品之外的信仰已經大于產品本身,當然在產品沒有多大問題的情況下,產品與營銷之間并沒有多大的悖論,可是當一家公司依靠營銷驅動時,其前提已將產品置于尷尬的位置,而營銷是短暫的,只有產品是永恒的,用戶是感性的,若要問誰用能力抓住用戶的心,答案非產品莫屬,就以智能手機為例,假如小米手機讓用戶失望了,小米的營銷手段再高明無濟于事。當然,我并沒有刻意弱化,營銷在公司運營中的作用,而是一切營銷要以產品為前提,產品是本體。

    美的產品不僅體現在表象,更體現在本質,就以蘋果手機為例,它的外形設計符合人的操作習慣,而且做工精細,簡約,而操作起來也極為方便快捷,用戶體驗比絕大多數硬件產品要好,一個好的產品不是官方吹捧起來的,而是它具備實在的美,這美讓用戶讀的懂,摸得著,不至于曲高和寡,空中樓閣。

    對于產品而言,美并非體現在深刻性,其遠見體現在包容性,即任何用戶都能讀懂,又不落俗套,簡單的美是最難做到的,無論藝術還是產品,因此有次要藝術家抱怨他的讀者不懂他的作品,也有次要產品人在發布會上對其產品進行苦口婆心的宣講,這些并不能改變什么,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用戶的感性也是公正而挑剔的,所以有評論家告誡藝術家:藝術家的天職是向讀者妥協。

    很多藝術家和讀者一頭霧水,其實評論家并不是真的讓藝術家向讀者妥協,而是讓他尊重讀者,不要小覷讀者,讀者雖然沒有創作能力,但群眾的審美能力是高于任何藝術家的,集體的審美能力包括其他藝術家的審美,那些時間沉淀后遺留下的作品就是群眾審美能力的體現。而產品也是同樣的道理,因為產品本身就是藝術品,每個產品都在尋找它的讀者(用戶),作為產品人來講,沒有任何理由和動機來抱怨他的用戶,用戶是感性的,但用戶的感性對于產品人,還有產品都是客觀而理性的,用戶不會因為一個產品很爛,而理性的分析其中緣由,繼續使用下去,也不會因為一個產品能讀懂其孤獨而故意離開它,因此從宏觀方面講,當參照物以產品為鑒,它又是公平的,理性的,也就是說,產品人,公司拼到最后都是在拼產品。

    人越是孤獨,越是喜歡美的形態,因為人越孤獨,就越敏感,越偏見,因此藝術家大多數是孤獨而敏感的,和藝術家一樣敏感的有讀者,也有用戶。因此個體與個體之間的共性是具有跨越性質的,它不僅僅局限在物以類聚之上,不論國王,還是乞丐,藝術家還是庸人,也不論那人獨處一室,還是他站在喧鬧的街頭,他們的共性就是孤獨。

    長期生存在孤獨狀態下的人,和經常能排解孤獨感的人又是不一樣。孤獨在內心的堆積,會產生兩種力量,一種是審美的力量,也是藝術創作的能力,一種是偏見和固執的力量,人在孤獨的狀態下容易沉思和冥想,也容易失眠。孤獨是人的另一種狀態,任何人,任何時候都要面對,而孤獨在用戶那里不再只體現在情緒上面。

    蔣勛先生在《孤獨六講》中向讀者談到六種孤獨。

    情欲孤獨、語言孤獨、革命孤獨、暴力孤獨、思維孤獨、倫理孤獨。

    孤獨侵入心靈的海需要三個階段,在早期階段則為隱性,人在情緒上稍微表現出“不適”,輕微焦慮,憤怒,不安……我們常說那是一個孤獨的人,不是在說他的孤獨擁有持久性,任何孤獨都沒有持久性,當你和知己聊天,睡覺,或吸毒感到興奮時孤獨已經走了,當你覺得身邊誰是孤獨的人時,只不過是他不會排解孤獨而已。

    中期孤獨的癥狀有典型的孤獨癥狀,比如極度不安,焦慮,或者情緒紊亂,這時候他并沒有疾病,只是生理或情緒周期性的反應,因此這孤獨能用肉眼發掘……能發現孤獨的人和那孤獨的人一樣孤獨,只不過有些人善于處理,有些人沒有對抗孤獨的意識罷了。

    情緒和生理上的孤獨在早期體現在人的心靈層面,也被稱作“孤獨感”。如果一個人沒有排解孤獨的意識,孤獨感就會引發生理的反應,譬如焦慮不安,煩躁,輕微心悸等“正常現象”,

    中期孤獨癥患者(請允許我用患者二字,因為多數孤獨感比較強烈的人還是喜歡“患者”二字的)要么是孤獨的奴隸,要么是孤獨的獵手,好比藝術家和喜歡孤獨的人,對他們的靈魂來講,孤獨不是生活的毒藥,而是解藥。

    晚期孤獨的癥狀,是一種持續的狀態。而且這狀態已經從生理層面轉化為精神和心理層面,嚴重孤獨癥患者常常伴隨著重度憂郁,輕度抑郁,也有極少數人患上了抑郁癥。抑郁癥被視作心理疾病,也被視為生理疾病,所以一般患者可通過心理療法外加服藥。

    我們站在客觀立場上來說,從某種意義上來看“孤獨”確實是一種美的形態,它不僅僅意味著日常生活中人們的抱怨:好無聊啊……其實在人們發出類似的唏噓時,孤獨的客人已經到來,只是人們都已經逆來順受了。

    也有攝入孤獨過度的藝術家,比如大畫家梵高,他所承受的是意識孤獨,梵高死后百年,其作品才見經撰,用評論家的語言是:梵高先生的意識過于靠前,所以不被同時代的藝術家接受,和他同一時代的還有畢加索,而以現在的立場來看,他們的藝術成就并無高低,伯仲之間。錯就錯在梵高的意識太靠前了?這也說不通呢!那孤獨太孤獨了,有一天梵高先生割掉了自己的耳朵,來減輕自己痛苦的孤獨感,但這孤獨的癥狀沒有絲毫減輕,于是他又開槍朝肚子上打了幾槍……于是什么都結束了。中國也有一個叫海子的詩人選擇了臥軌……這是藝術家的孤獨以死的方式綻放……當然這是不被提倡的。

    談到這里,我想說并沒有跑題,我舉了藝術家的孤獨,普通人的孤獨的例子,又著重談了藝術家的孤獨,因為藝術家對于孤獨的遠見,對于孤獨的處理方式比普通人高明,所以藝術家所承受的孤獨的迫害也高于普通人,藝術家自殺的比例遠遠高于普通人……

    品位孤獨的人,其審美能力一般要高于拒絕無聊的人,然而生活又怎么能不無聊呢?于普通人來說,我們再把頭緒轉到產品上,站在產品的角度來審視我們的用戶,你真的懂你的用戶嗎?還是只站在某個需求上來考慮用戶?你是不是真的了解個體與個體之間的共性呢?

    微信這個產品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迭代,但歡迎界面永遠只有一個,從來都沒變過。有產品經理告訴我說那是微信的團隊為了紀念自己在早期開發微信時的孤獨而設定的。其實這個答案在我這里不算是完美的,每當我們更新微信時,都會看見那個“小人”站在一顆未知星球上仰望,仰望他賴以生存的地球……

    我會想當用戶看到這個畫面會思考些什么,當然一般用戶是不會這么無聊。但作為一幅圖片的信息卻傳遞給了用戶,可以說是一種潛移默化的影響過程。因為微信迭代多少次了,似乎只有那畫面是微信的初衷,也或許是微信作為一款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社交產品的初心暗示:不管微信變成什么樣子,它最懂你,它在連接個體之間的共性。

    這其實一種心理暗示,暗示每個微信的用戶擁有孤獨感,而越孤獨的人就越能和這個歡迎頁共鳴,試問這個世界誰又是不孤獨的人呢?孤獨普遍存在于個體的靈魂中,那孤獨確實是用戶與用戶之間的共性。而微信抓住了這個共性。這個頁面不會更替的意義是:用戶的孤獨感是永恒的,不管微信變成什么樣子,微信始終是最懂你的朋友,它抓住了人性的“弱點”。張小龍說:善良比聰明重要,寬容又成全人性的“弱點”更重要。產品經理并不是傳道士,而是成全用戶欲望的“上帝”。

    蔣勛先生在《孤獨六講》中所普及的六種孤獨,對用戶來講并沒有多大意義,畢竟有些孤獨我們體會不到,那是孤獨家的孤獨,它給產品人唯一的啟示就是,用戶的孤獨擁有普遍性,差異性,永久性。

    用戶人格的孤獨。

    當人的身份轉變為用戶時,其孤獨的成分也在發生轉變,這些轉變是在一瞬間完成的。但也并不意味著完全的改變,只不過當個體以用戶的身份出現在某個社交產品中,其言行舉止可能會發生輕微的轉變,也有可能完全的轉變,個體從人轉變為用戶的過程實際上是一個人格轉換的過程,這是人格孤獨,心理學家篤信的是每個人都有多重的人格,一個靈魂中居住著形形色色的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圣人,禽獸,魑魅魍魎……只不過集體中的生活的個體,由于各種利益的沖突和權衡,他只以最適合的人格形象示人,當人獨處一室,或者在陌生人群,在黑暗的掩護下,在不明身份的網絡中,個體意識中曾掩飾的人格就會有機會“翻身”。

    在一個個體意識形態中,一個人格的取勝是和整個個體的利益息息相關的,比如愛情可以讓一個內向的男孩變得非常聰明和外向,這是內向型人格向外向型人格的轉變,因為個體意識到在某段時間內外向型人格可以讓整體的利益最大化,而如果一種人格落寞了,他會永遠失去某個寶貴的東西!

    用戶人格的轉變,對用戶而言意味著在某個時間和場合利益的最大化。而這些利益只是一種傾向,難以示人。雖然他并不受到道德律令的譴責,但個體意識中的一種可能性成為新的主宰,牽一發就會動全身,對曾經主宰的人格而言,他失去的是舊人格范圍內的價值觀,兩種價值觀的碰撞,在同一個個體中發生沖突,對個體而言本身就是孤獨的……尤其是那些匿名社交,興趣社交產品,它們給用戶形形色色人格翻身的機會,自然會贏得用戶的喜愛和追隨,用戶人格的孤獨也體現在這上面,而這同樣只是站在用戶心理上來講的。

    張小龍說做產品善良比聰明更重要,聰明的產品人總是把需求制定的因果邏輯立足在人性的“弱點”上,而一個善良的產品人往往考慮的更周全,他會看見用戶的“一切”,原諒用戶的“一切”,成全用戶的“一切”……看見人性的弱點并不是多大本事,因為那是客觀存在的,不是因為你批判它,它就會消失,也不是你對其卑躬屈膝,阿諛奉承它就會變本加厲,做產品的遠見立足于人性確實是了不起的,但還有一件更了不起的事,那就是做個善良的產品人。

    上一篇:給用戶驚喜還是驚嚇?
    下一篇:每個產品經理都應該掌握這4個設計技能

    馬上預約三天免費體驗課

    姓名:

    電話:

    達內推出五大高端課程,推動IT培訓進入培優時代

    15個交互設計師的特點

    在線輔導只是為了讓更多人享受好的教育機會

    是否拿出簡歷的那一刻注定無法就業?

    • 掃碼領取資料

      回復關鍵字:視頻資料

      免費領取 達內課程視頻學習資料

    • 視頻學習QQ群

      添加QQ群:1143617948

      免費領取達內課程視頻學習資料

    Copyright ? 2018 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8000853號-56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9508號 達內時代科技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選擇城市和中心
    江西省

    貴州省

    廣西省

    海南省

    2018最新天堂福视频 2019亚洲福利合集 老司机带带我精品视频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